文化局OA
The prosperity of literature and art The public service

艺术圈子

你的位置:首页  > 艺术圈子  > 文学

一盏没有灯的夜的

编辑:| 来源: | 作者:开心钥匙 | 发布时间:2010-09-10 12:08:04
  

 盛夏似凉似热的风,轻浮着夏虫忽唱忽和的低鸣,依着池塘泛起似朦似清的倩影.夜独挑灯,与你共享那月落乌啼,共赏那江枫渔火.你坐在船头,我躺卧在床前,但却同是天涯沦落的人,同是一个长长的红榜上容不下自己名字的人。
  长夜漫漫,为何容不下我们这盏指点心灵的灯呢?每每读你的<枫桥夜泊>时,也总会感叹自己是一盏没有夜的灯。

  月落乌啼,你对着的月落,已是夜半钟声敲响的时候.而我面对的月落,是可怜六月初三的月.长夜漫漫,乌啼,说实在的我听过乌鸦啼叫,虽然身处于这一山半水五分田的乡村.这也许是环境至使找不到月落乌啼的圆满.但我深信今夜的夏虫不会为我沉默,因为同是一颗寂寞的心。
  如果说月落乌啼是心灵的羁绊,那么江枫渔火则可以指点心灵的迷津.但又不知自己是拥有过渔火,却不曾拥有过夜;还是拥有过夜,却不曾拥有过渔火.一切的拥有,一切的失去,都是为了呵护心灵,又为何去在乎它们呢?
  满天弥漫的霜雪,你怀愁而眠,你能入睡吗?船头的你做了守护摇篮的母亲,期望摇篮的明天,你也从失去中弥补了更多的失去.
  池心的渔火闪闪烁烁,我负着失落,是该珍惜,还是该期盼呢?
  月落了,夏虫的弹唱也换调了,渔火在和风的呵护下也悄悄睡了,甚浓的睡意也再之嘱咐我,不要再让失去在失去中失去。
  也许是负着太多的痛苦,太多的想法,在渔火的独照下静静地睡下,也许这个夜是一盏短暂的野,也许自己并不是一盏灯,而是颗夜明珠,也许自己的人生并不是没有灯的夜。